您的位置:主页 > 效果图库 >
效果图库

为非法集资人打工注定“人财两空”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24-01-31 21:39:17点击:

信息摘要:为非法集资人打工注定“人财两空”非法集资,可以构成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(俗称“非吸”)、集资诈骗罪等罪名。《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》属于

  为非法集资人打工注定“人财两空”

  非法集资,可以构成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(俗称“非吸”)、集资诈骗罪等罪名。《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》属于行政规范和民事规范。关于非法集资,《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》明确:本条例所称非法集资,是指未经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金融管理规定,以许诺还本付息或者给予其他投资回报等方式,向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行为。为宣传《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》,本文选择了发生在2021年5月1日之前的两个案件,通过以案说法的方式,解读相关规定。

  案例一

  以搞项目作幌子实则通过“非吸”诈骗坑人

  基本案情:2012年3月27日,元某生(其有长子元某杰、次子元某勇)成立了邢台银某投资有限公司(后变更公司名称为邢台银某担保有限公司、邢台银某非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。以下简称银某公司)。该公司成立时由魏某1任法定代表人。2013年7月24日,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冯某,股东变更为元某生的次子元某勇和杜某宏。2014年11月4日,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元某勇。

  2012年4月13日,元某生又和其长子元某杰出资,成立了邢台振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振某公司),元某杰为法定代表人。元某生为银某公司、振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2013年,元某勇到银某公司工作。

  二公司成立后,元某生、元某勇等人为银某公司招募业务员,向社会上公开宣传,承诺高息为诱饵,由银某公司作担保,以将资金用于振某公司项目建设的名义,向群众吸收资金。董某华应元某勇之邀,自2013年底至2014年11月,在银某公司和振某公司工作,负责与群众签订借款合同、向群众返还利息等事务。

  截至2014年12月,元某生等人向594名群众吸收资金共计1.24亿余元,到案发尚有1亿800万元集资款未偿还。元某生除将银某公司集资款4300余万元用于振某公司在任县的房地产项目和借给杜某宏2124万元以外,还将1000万元用在河南开封购地欲开发房地产,其余5000余万元集资款以高利贷借给他人,到案发时均未收回。2014年底,银某公司不能再支付群众本金和利息,为安抚集资群众,元某生安排元某勇、杜某宏、元某杰等人给群众开会,说明公司资金使用情况,元某杰仍称振某公司在任县的房地产项目会有很好收益来欺骗群众。

  2012年11月,杜某宏假借为山西某县小流域治理项目办手续的名义,向元某生借款500万元,并许诺双倍返还本金。因到期未能还款,便打了一份1000万元的借条。2013年,应元某生要求,杜某宏担任银某公司名义股东。在元某生主持召开的安抚银某公司业务员安心工作的会议上,杜某宏以公司股东名义参加会议,谎称其在山西做煤炭生意,实力雄厚有能力偿还群众存款,鼓动业务员继续向群众宣传吸收资金。杜某宏继续以申报小流域治理项目办手续需要送礼,开采其地下的煤矿能够有巨额回报为诱饵,陆续从元某生处骗取借款2124万元,在案发之前,杜某宏及其亲友向元某生等人还款763万元。杜某宏将骗得的1361万元中除180万元用于承包了山西某村30亩土地以外,其余款项并未用到小流域治理项目上,而是非法占有。

为非法集资人打工注定“人财两空”

  一审

  父子三人构成“非吸”罪 杜某宏被认定诈骗罪

  一审法院认为,被告人元某生、元某勇、元某杰、董某华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,未经金融管理部门批准,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,数额巨大,均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。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。公诉机关指控杜某宏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,定性不准,杜某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取隐瞒事实真相的方式骗得元某生1361万元,数额特别巨大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公诉机关指控杜某宏涉案的数额2174万元不当。

  2017年3月3日,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(2016)冀05刑初55号刑事判决:杜某宏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;元某生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八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;元某勇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;元某杰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;董某华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,判处有期徒刑二年,缓刑三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;公安机关查封、扣押、冻结的涉案财物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;杜某宏犯罪所得继续予以追缴或责令其退赔;本案集资款继续予以追缴或者责令元某生、元某勇、元某杰退赔。

  二审

  事实清楚裁量刑罚适当裁定维持一审判

  杜某宏、元某生、元某勇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。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,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,建议二审法院维持原判。

  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,元某生、元某勇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,且案发后大部分集资款项不能返还,给集资参与人造成重大损失。原判根据元某生、元某勇及各原审被告人的地位作用裁量刑罚,量刑均适当,元某生上诉所提原判量刑过重、元某勇上诉所提原判量刑畸重、请求改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等意见,不予采纳。杜某宏诈骗数额特别巨大,案发后拒不退赔,原判量刑适当,上诉所提原判量刑过重的意见,不予采纳。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正确,应予支持。

  2019年12月17日,省法院作出(2019)冀刑终127号刑事裁定书,二审裁定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案例二

  会计明知老板非法集资仍介绍他人投资被判刑

  基本案情:2008年至2015年4月2日,张某在没有经过国家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,依托其经营的泊头市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等单位,以经营需要资金为由,隐瞒经营年年亏损的事实,先是在员工内部借款。2010年后,又以兼职员工的名义,在社会上进行所谓投资理财或向他人借款,并默认各投资人及他人口口相传,承诺给予1.5~2%不等的月息。张某总计吸收资金19769万余元,至案发前已偿还本息8651万余元,给被害人造成损失11118万余元。

  秦某某作为某机械设备公司会计人员,负责投资理财账目的记录和付息工作。在明知张某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的情况下,秦某某仍然介绍他人到该公司进行投资理财,并获取公司每月10元/万元的提成款。根据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2015)沧刑初字第104号刑事判决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(2018)冀刑终110号刑事裁定的认定,秦某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。秦某某不服上述裁判,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。

  会计协助非法集资并从中获利的行为已构成犯罪

  2020年12月25日,针对秦某某的再审申请,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《驳回申诉通知书》((2020)冀刑申305号)。该通知书称:秦某某明知被告人张某非法集资,仍然介绍他人到公司进行投资理财,并积极帮助张某向不特定公众吸收集资款,获取公司提成款,秦某某的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;本案中,秦某某与张某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范围内的共犯,在非法集资共同犯罪中,秦某某起辅助作用,系从犯,依法减轻处罚。原裁判认定本案的事实、适用法律以及所作判处并无不当。

  省法院认为,秦某某的申诉理由不能成立,其申诉不符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再审条件,故申诉应予驳回,原裁判应予维持。

上一篇:德赢体育在线入口网址职场人要具备的心理素质有哪些 下一篇:没有了
本文标签: